xml地图|网站地图|网站标签 [设为首页] [加入收藏]

自家的学车轶事二

  5月18日,今天是上车的第一天。 早晨,天气很好,五月的阳光煦暖地照着大地。想着要分车了,心里充满期待与忐忑:以前从来都是坐车,这下要自己握方向盘了,一定很有意思;我的师傅会是什么样子?有耐心教我吗?从小到大体育成绩就很平平,协调性不是很好,师傅不会觉得我笨吧?但那么多人都拿到了驾照,这学车一定不是特别难的一件事,嗯,要对自己有信心嘛。想到这里不禁加快了脚步——一定不要错过校车哦。 快走到转盘的时候,突然看见了一辆黄绿相间的大巴车,那正是校车,今天怎么这么早就来了呢?!坏了,校车看来是赶不上了。看到路上跑着一辆三轮车,赶紧叫住往南返,到了站点,焦急地等来了313路汽车,还好,早晨的313上没有多少人,停车的时间要少些。但怎么也比不过校车,整整40分钟,到了驾校,已经是8点了。  只知道上车训练是在平台,但平台在哪里呢?看着路标,然后一路打听着往平台处走去。还好,有许多人往那个方向去,我想应该不会有错吧。这时恰好有位男士向旁边的人问今天第一次上车应该到哪里?我也连忙停下听信息,不错,还有个伴,我告诉他我和他一样都是今天分车,于是我们一起往后面的平台方向走去。  从驾校门口到平台步行大约有十多分钟的路,nc驾校绿化地非常好,道路两旁种着许多高大的树木,这个季节已是郁郁葱葱的,透过几排绿树的后面是绿化地,有的开着美丽的花朵,有的种着果树。久坐办公室,到这里学学车,呼吸呼吸郊外的空气,倒是别有一番心情。  一路上我们也顾不上欣赏驾校的风光,赶紧往前走,又碰见一位女士,她问,今天分车是在哪里呢?我俩都笑了,正好三人行吧。这时我看见了一群人,其中有两个正是我的同事,这下一定错不了了,肯定是在这里分车了。其中王同事看到我说:“女士到前排。”看了一眼,果然女同胞正一字排开站在了人群的前面。在被确认名单上有自己之后,那位拿名单的开始先给女士分车。其实就是点住人头从1往后数,我是19。这才人群的前面望去,有一群穿着浅兰色上衣、深兰色裤子的,估计就是教练了。被叫过19号后,有位身材较胖一脸严肃的教练冲我摆手,我想这位就是我的师傅了。在师傅的旁边已经有几个分下来的学员,其中有个漂亮的小姑娘,我冲她笑笑,心想:还不错,有个女孩做伴,挺好的。  教练领我们到了他的地盘,我这辆新分的学员很多,有十来个吧。这位教练说了十九号车的教练有点事,他先把学员都领过来了。然后让我们把名字及电话都写在他的工作簿上,我看了那位女孩的名字,很好记,叫李青青。教练依然很严肃,问:“你们几个谁会开车?”我们十几个人都默不作声,他看了看几位男士,还好,有两个会开。他又问我道:“你呢?会开吗?”“不会。”我连忙答道。接着他把脸扭向李青青,李怯怯地说:“不会。”

同事小江,科目二考试又没有通过,这已经是第三次了。

初识教练

小江这次折在坡起上,她说,挂一挡松手刹之后,汽车就开始往下出溜,等汽车从坡上出溜到底的时候,考官说下车吧,回头你再好好练练。

  估计觉得比较失望,教练坐在驾驶室,说:“先讲下起步,要领就是一踏,二挂,三转向,四喇叭,五手刹。”然后做了下示范动作,我们一群人赶紧围过去仔细观看,没等看清了,动作早已完成。教练又发话了:“来,上来几个。”我和李青青上了车,教练让我们坐在后排,接着又挤进俩来,他说:“先来个会开的,让我看看你的把式。”有位年龄约四十多岁的男士上来了,其余人等坐到了马槽里面(注:我学的是皮卡)。估计是因为紧张,两个会开的都表现一般。轮到不会开的了,大家都小心翼翼地笨拙地完成着起步,皮卡被折腾地熄了n次火,教练绷着脸,看着大家,我的心情紧张极了,心里一直默默地念叨着“一踏,二挂,三转向,四喇叭,五手刹”。  男士们上完后,教练说:“你们两个女的。”我和李青青面面相觑,我说:“你先来吧!”青青一脸犹豫,但终于把包递给了我。教练在一旁静静看着,还好,脸色并不十分严重,我的心稍微放松了点。李青青一边说着口诀,一边做动作,教练帮她动着方向盘,我想:教练对女同胞还是比较温柔的。皮卡刚刚走动,教练的电话响了起来,他示意青青离开正驾驶位,然后由他开着我们返回了平台。李长嘘一口气,说:“什么感觉也没有呢。”在路上,我们知道教练姓史,李青青比我小一岁,我暗暗地想:以后学车的时候还的多问问她是如何保养的,看上去真是年轻啊。  原来是学校检查卫生,我们教练的卫生区因为没有按时打扫,教练被罚了五十块钱,教练的心情糟透了,说:“都是为了教你们上路……”我的心里也觉得愧疚极了仿佛都是因为我似的。可惜刚轮到我开,就出了这件事。教练体型稍胖,因为刚才的事,比较郁闷,往小凳子上一坐,凳子居然坏了,把他摔了下去。他很是恼火:“今天真是霉透了!”然后把凳子扔到一边:“扔了!”我们看着,谁也不敢吱声。史教练绷紧的脸让人感觉晴朗的天空变得压抑。这时,过来一位中年妇女和一个小伙子,他们都是连长分配来找17号车教练的。通过交谈,我得知那位女士是我单位同事的夫人,姓毛,我就叫她毛姐吧,我跟毛姐还都是在一个大院

手机网投平台 ,办公室里会开车的同事哈哈大笑,小江,你是忘了松离合。

小江不服气,等我拿到驾照后再苦练几年技术,以后改行当教练去。

姑娘,你以为驾校的教练只要技术好就够了?

北漂第二年,钱多活儿少时间充足,于是乎我就想报个驾校。

一天中午我和闷子在通州的老城一锅吃羊蝎子,酒足饭饱之后我就跟闷子说想报个驾校,闷子说通州这边有几个驾校,你可以先咨询一下。

我们从饭店出来顺着马路走,正好看到远处一个大广告牌子上写着驾校招生,我们按着牌子上的电话打了过去,接电话的是位男士。

我说考虑报驾校呢,咨询一下学费和学车事宜。

对方问我在哪里呢,我说在电器城附近的老城一锅。

对方说电话里说不清楚,你待在原地别动,我现在开车过去接你,离的不远很快就到。

果然很快,一会开过来了一辆面包车,司机说姓高,就是他刚才接的电话。

高师傅把我们拉到了驾校报名点,离闷子的小区很近。

这位师傅说的很真诚,把学员的权利和学车的流程讲的很明白,并且说闷子就在住在附近小区,算是邻居,优惠一百元吧。

我觉得人家开车来接的我们俩,我和闷子浑身酒气的,又优惠了一百元,再拒绝人家不好意思,就决定在这家学吧。

最后我问了一句,是一人一车吗?

高师傅,那肯定是啊。

好,我刷卡交钱。

回家路上,我问闷子今天是不是太草率了,闷子说学个车有啥草率不草率的,以后你学完车就到我这来,晚上咱们去唱歌。

北京的考试很严格,交通法规课必须去听交警讲课,课上点名签到,不够学时不让考试,还好我一次考过,可以上车了。

练车时间是自己跟教练约车,所以学车的进度完全掌握在教练手里,要想短时间内拿到驾驶证,就得讨教练的欢心。

我的教练姓杨,第一次跟教练约车,教练把我和另外一个学员安排到车棚里一辆报废车上练习踩离合、挂挡、松油门,这就是第一课时的内容,真让人扫兴。

第二次来学车,杨教练开始教倒库。

教练场在一个大坑里,地面很平整,撒了一层碎石子,大坑周围是玉米地。

本文由手机网投平台发布于手机网投平台,转载请注明出处:自家的学车轶事二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